=思兰。雨濡静思🌸墨染幽兰

真实感〖大雨将至番外〗(待修)

我爱吃糖!

姚果果是小狐狸:

大雨将至·番外·真实感
2016/8/30
中国古代·架空
其实我也不知道一个小短篇有什么番外好写的
但是就是突然想写了嘿嘿嘿


  Bug超多,怕雷慎入。
  二花和樱姑娘婚后的小插曲。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  
  
  『唔……』
  
  刚从床上坐起的春野樱头发乱乱的,人也有点懵。
  
  反应了好一会“我是谁”“我在哪”以后,迷糊的小姑娘算是清醒了。揉揉眼睛,再拍拍脸,挣扎着想从床上下来,但最终还是锤了锤被子,坐着没起。
  
  好困啊……
  
  思及此,床上的人儿用小手掩了掩,张嘴打了个哈欠。
  
  再望向窗外,只见院子里种着的银杏树叶子已经开始一片片地往下掉。这几日往往是今天打扫完后,过上一夜,又铺了一地金黄。
  
  银杏,性平,味甘苦涩,有小毒;入肺、肾经。
  
  用来入药可是个好东西呀!
  
  已经入秋了呢。
  
  『幸好换了厚被子,不然要感冒了……唔……现在是辰时还是卯时?』
  
  正当樱喃喃自语的时候,雕花木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  
  上一秒还是迷迷糊糊的,但一见到来人,她的双眸顿时变得晶亮。只见开门的那人逆光站着,赤裸着上身,发梢微湿,肩上搭着半湿的毛巾,腰腹上的肌肉清晰可见。好一幅美人出浴图!春野樱顿时来了兴致,嘴角勾起一抹坏笑。『哎哟喂~哪里来的小美人,过来让小爷我看看~』
  
  对方没有说话,而是径直走到床边的柜子旁,背对着床上胡闹的人儿开了柜子门,翻出两件干净衣服准备换上。
  
  『美人怎么不理我呀,莫不是害羞了?』樱笑笑,回想起刚刚他开门时的情景,忍不住想戳戳来人精壮的腹肌。但却蓦然发现自己在床的这头,他在床的那头……于是钻出被子,手撑在被面上,如小婴儿一般往床那边爬了几步。
  
  早起晨练是宇智波佐助多年来风雨不改保持着的习惯。练武之人,不可有一日懈怠。每日功课做完以后都会大汗淋漓,于是晨浴便也成了他的习惯。这才有了让樱大饱眼福的那个场景。
  
  右手把洗澡用的毛巾挂好,再把准备换上的衣服甩上左肩,继而关上柜门,转身想逗逗他的小娘子为什么天天赖床,但这一转身,把佐助的小心脏可吓得不轻。
  
  只见樱秀发微乱,身子微微前倾,交领睡衣因姿势的原因稍稍往下掉,从他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樱的……咳咳!
  
  耳朵又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,手帮她把睡衣领子拢了拢。
  
  赶紧背背武功心法压压惊。
  
  樱本来想悄悄地戳一下佐助的腹肌,没想到做到一半被正主发现了,倒也没泄气,再往前挪了挪。
  
  既然被发现了,那只好光明正大的戳了!
  
  眼见着樱白嫩的手指对着自己的小腹戳了一下又一下,宇智波佐助强忍着从小腹下方窜上来的那股子邪火,揉了揉樱的头发,轻声道『樱,该起床了。』
  
  樱看着他不语。佐助以为她又想赖床,正准备再哄两句,樱双臂却突然缠上他的右手往她左边猛地一拉,樱再顺势翻了个身,两手分别放在佐助肩膀旁边,撑着身体不往下掉。
  
  于是某对小夫妻解锁了女上男下的完美床咚姿势。
  
  ……
  
  艹!这女人的怪力到底从哪来的……
  
  宇智波佐助猝不及防被摔在床上有点懵,回过神来刚想发作,看到樱近在咫尺的俏脸,耳根又是一红,脑袋“轰”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,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发呆。
  
  这诡异的姿势维持了好一会,终是樱先开口。
  
  『佐助,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段时间进展得太快了……』
  
  『嗯?』
  
  不快啊,一点都不快。佐助心想。
  
  毕竟我们错过了十年。
  
  宇智波佐助夏至未到就回来了,没过几天就开始筹备着娶樱过门的事。紧跟着就是成亲,拜堂,宴请亲朋好友和各路有交情的江湖人士……等那些面子上的麻烦事过了以后,两人就开始过起了二人世界的小日子。
  
  佐助每天早起练功,完了以后回屋哄春野樱起床,洗漱早饭过后,两人一起到医庐。樱帮城中的百姓看诊,佐助在旁边静静地看着,有时也帮忙抓药。
  
  这日子过得太舒坦,就会让人产生出一种错觉。就好像这一切只是个梦,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。
  
  春野樱近几天被这种类似的想法困扰不已。于是总会突然对佐助做出亲亲抱抱戳腹肌的举动来确认他的存在,像是怕眼前的他突然消失似的。
  
  然而今天升级到了床咚却是宇智波佐助没有预料到的。
  
  『你离开了十年,现在说回就回来了,还和我成亲,娶我过门,每天还能时不时地哄我,真真是一点实感都没有』樱眼神一黯,低声说道,『简直就像做梦一样……』
  
  佐助听到樱的说辞,瞬间心疼了起来。心疼这个默默坚持着等了他那么久的傻姑娘。这到底还是他的错。是他当年的任性,让樱一等就是十年。
  
  这十年……你到底是怎样熬过来的?
  
  没再细想,佐助稍稍用力,翻身把樱压在了身下。
  
  嗯,这才是正确的床咚姿势。
  
  『刚刚你戳也戳过了,咚也咚过了,还是没有真实感?』佐助说道。
  
  樱没有说话,垂首敛眉。
  
  鬼知道你哪天又神经不对。『佐助,你要走的话我拦不住你的……』樱偷偷扁了扁嘴,一副快哭了的样子,『装病的招数我已经用过了,你再走的话,万一以后我真病了然后你以为我在装,那我不是到最后都见不到你……』
  
  话音未落,宇智波佐助就在春野樱的额上轻轻落了一个吻。
  
  『我宇智波佐助既然已经娶了你,就不会再离开,乱想什么呢……』
  
  见鬼!真的是见不得有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!
  
  细碎的吻又温柔地落在樱的发间,继而是双眸、耳垂,最后落到了她的唇上。『现在呢?现在有没有真实感?嗯?』
  
  有有有有有你个头啊!哪有像你这样说着说着话就亲别人的!这是犯规啊犯规!
  
  春野樱的脸现在红得快要滴血,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。
  
  『你要是觉得这是梦,那就当它是个梦吧。只是这个梦会做五十年,七十年,在我余下的所有时光里,我都会尽我所能地陪着你。』
  
  既然我欠你一个十年,我会还你一个一辈子。
  
  『以后,一开口就是你,一睁眼就是你。这是我今后的人生目标。现在有真实感了吗?』
  
  『有……有一点……』听到这无异于重磅炸弹的话语,樱满脑子都是糊的,只能有点机械地应话。
  
  大清早地,解决了一个心病外加受到佐助的情话技能攻击,樱现在只想缩到被子里面静静地害羞一会……然而宇智波佐助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。
  
  刚洗完澡就被戳腹肌,刚刚哄自家小娘子的时候又吻了她,现在只觉得气血上涌。于是对着樱精巧的下颌温柔地吻了下去,再往上细细的啃咬,舌头趁机撬开她的齿关。樱檀口半张,面对某人的深吻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嘤咛。
  
  唔……今天好像去不了医庐了呢……
  
  罢了罢了,就当做是休假吧。
  
  可是好像会更累呢……
  
  ----End.
  

 
评论
热度(20)
  1. はなみ🌸花実姚果果是小狐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爱吃糖!
© はなみ🌸花実 | Powered by LOFTER